kuna

目前都是瞎扯日常

[胜出]AO3链接归档

暴走系金丝雀:

写在前面的话:



本篇转载OK!我写的全部车都在这啦!


因为现在已经有“合集”功能了嘛,所以对清水就不做额外整理了,本篇主要是把放在AO3上面的车做个整体总结,也方便有AO3账号的读者标书签做收藏!XD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至少这个AO3账号还会一直在,放在这个网站里的文章也一篇都不会删,也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证明我为橙绿洞房努力过!(不



PS:不要问没完结的文章什么时候更新,想更时自然就会更了XD


PS后的PS:关于短篇相关的整理,我把文内角色设定都明标在链接上了,这样食用起来更方便,也方便避雷w


————————




一、连载




1.【已完结】


ABO,职业英雄,先婚后爱,破镜重圆


《暴力指数》:第(1)章~第(38)章




2.【连载中】


公司高管咔×情(x)欲天使久


《干,这是什么天使?》:第(1)章~第(8)章






二、短篇




1.《臆想犯》:折寺咔×折寺久


2.《小红帽》:狼人Alpha咔×小红帽Omega久


3.《掌心海》:养父咔×养子久


4.《尼格龙尼》:酒后勾引A咔的O久


5.《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娱乐圈paro的现设组+初设组


6.《荷尔蒙猎人》一见钟情的咔与久,久有轻度s○x瘾


7.《Fairy Fountain(仙女泉)》:原著向,咔×(临时)性转久


8.《Un,Deux,Trois(1,2,3)》:职英咔(攻)×雄英久(受)×雄英咔(攻)


9.《おはよう(早上好)》:原著向,去咔家借住的久


10.《赌注》:原著向,因为一个赌约而起的视(x)奸+放(x)置


11.《Adderal(安德拉)》:折寺咔×职英久


12.《Heathens(粗野的人)》:折寺咔×折寺魅(x)魔久妹


13.《Broken (破碎的)》:原著向,主动久,小手铐


14.《天生一对》:伪骨科,哥哥A咔×弟弟O久


15.《日久情深》:职场下克上,上司变新娘,狗血车


16.《If Icatch you.高智商怪盗咔×警局盗窃科久


17.《绝不会对少爷的话言听计从》:性格超恶劣的Alpha少爷咔×双性Omeg女仆久


18.《Damn it!》:修水管工人(?)咔×人妻久


19.《颜性恋可耻但有用》:BL抓马攻音高中生大佬咔×生活所迫不得不下海的咔家家教久


20.《你们店只有这种服务吗?》:按摩师咔×社畜顾客久


21.《不好意思,我们店只有这种服务!》:社畜顾客咔×○魔按摩师久




【后续会随着更新再慢慢添加】


————————


发现自己林林总总居然写了不少那种文章,真恐怖!!!(等等




备注:



AO3食用方式:


点开链接第一段会出现一个黄色底纹的矩形框里写着"This work could have adult content. If you proceed you have agreed that you are willing to see such content."然后只需要点下面的"Proceed"即可!


砚酒:

万山千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私心男友衬衫
都是ooc,不要打我orz

【藏源】空白(一发完,be)

#角色死亡预警

#ooc是我的,注意避雷,小学生文笔,原先tag错了再发一次x

#能接受就继续正文吧——

恍惚的睁开眼睛,一片白晃晃的糊影在自己眼前。金发的姑娘率先走上来,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源氏,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

  “我还好,齐格勒博士.”生涩的话语吐出,在空旷的房间里显的有些刺耳.

  对面的人虽表面上没有多少变化,但是周边的气息仿佛都柔和了不少,“那你就好好休息吧。那个....你的兄长...”

  ....什么?兄长?对方的话语令自己有些吃惊,自己难道不是岛田家的独子?

  笑了笑,“博士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有兄长呢,我一直都是岛田家的独子啊,我这一觉起来,居然还凭空有了个兄长”

  齐格勒博士的表情有些僵硬,空气似是被冷冻了,这又是什么情况....我说错什么了?

  “这么说,你觉得你没有兄长?”

  “当然了博士,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脑中莫名突突突的疼....疲惫的开了口“博士,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休息了”

  “....好,有什么事叫我”齐格勒博士干脆的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赶,仿佛又成为了一个果断的女强人.

  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太阳穴,不得不说齐格勒博士的这个玩笑真是风趣,看着窗外惨淡的一抹斜阳被冷色的云雾掩盖去,世界最后的温暖消逝了,

  留下的是无懈可击,温和可人的月色.

  生活继续。

  他们照样解救世界。

  源氏也慢慢淡忘了这个"风趣"的玩笑。

  直到他在一个封尘的房间找出一条发带。

  藏蓝,纹着一只龙.

  源氏愣在原地.

  往柜子深处翻翻,是个相框.

  年轻的自己脸上带着灵动的笑容,身边站着的男子一头乌黑柔顺的发,扎着熟悉的发带.

  ................................

  “.........哥哥?”

  发带上一个个小圈圈泛着水色.

       窗外的落叶飘进封尘的房间,擦过源氏的额,似乎完成了一个迟来的吻.

  

一只捏出难受的小母鸡。_(:з」∠)_